<noframes id="rfxbv">

<noframes id="rfxbv"><thead id="rfxbv"><font id="rfxbv"></font></thead>

<big id="rfxbv"></big>

      <progress id="rfxbv"><menuitem id="rfxbv"></menuitem></progress>
      <meter id="rfxbv"><menuitem id="rfxbv"></menuitem></meter>

      <noframes id="rfxbv">

       
      当前位置: 中国教育 >

      “转正”的家庭教育指导师,是家政工的新赛道吗?

      来源: 工人日报 | 作者: 陈曦 | 时间: 2022-08-26 | 责编: 曾瑞鑫

      近日,家庭教育指导师被认定为新职业。热度迅速传导至培训和就业市场,部分培训机构将家政工作为“考证”的重点宣传对象,家政公司也开始试水该业务,号召员工“持证上岗”。专家认为,家庭教育指导师或许能成为家政工的一个发展方向,但不是主要发展方向。家政工应结合自身发展方向考取相应证书。

      8月25日,家住天津的李女士告诉记者,自家的保洁员张阿姨换了个响亮的新名头:家庭教育指导师。据她所知,张阿姨中专毕业,最近报了个培训班,没学多久就拿到一张上岗证书。“培训机构承诺,这是母婴行业的新风口,上手之后可以月薪过万。”

      近日,人社部向社会公示了18个新职业,家庭教育指导师位列其中。热度迅速传导至培训和就业市场,记者了解到,部分培训机构将家政工作为“考证”的重点宣传对象,家政公司也开始试水“家庭教育指导”业务,或与培训机构展开合作,号召员工“持证上岗”。

      按照政策设计,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职责是指导家长开展家庭教育,但统一的技能标准和评价机制尚未建立。一段时间以来,不少家政公司以“早教”“高质量陪伴”为卖点,把指导对象“偷换”成孩子。一些培训机构夸大证书含金量,将其吹嘘为“敲门砖”“职业资格”。那么家庭教育指导师是家政工的新赛道吗?

      市场定位介于保姆和家教之间

      今年1月1日,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施行,家庭教育指导师开始进入公众视野。面对这一全新赛道,首先做出尝试的,是同样围绕“家庭”展开的家政行业。

      记者在某生活服务平台检索发现,目前开展相关服务的家政公司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就北京地区而言,数量在10家左右。在下单页面,家庭教育指导师往往作为家政服务的一个门类,与育儿嫂、钟点工并列出现。但服务价格明显高出一大截,例如,某大型连锁机构的育儿嫂价格为每月5500元,家庭教育指导师的收费则为每月1.5万元。

      “这个岗位要求大专以上学历,人力成本自然就高。”天津某千人规模的家政公司负责人郭女士透露,家庭教育指导师提供住家服务。从业人员中,有学历较高的育儿嫂,也有教培机构出来的老师。新业务上线半年来,接到的咨询不少,但月销量只有不到10单。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岗位名称都是“家庭教育指导师”,各家的服务内容却有明显差异。某机构客服告诉记者,指导师主要负责照顾孩子,督促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行为礼仪,必要时也对亲子关系进行辅导。另一家公司则表示,指导师身兼住家保姆和家庭教师的双重角色,可以完成婴儿阶段的早教,以及幼儿园阶段的语文、数理思维启蒙。

      对此,湖南女子学院家政学系主任梁小燕向《工人日报》记者表示,根据家庭教育促进法,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职责是指导而非代替家长去进行家庭教育,且相关服务应具有公益性质。

      “为了拓展业务,一些家政公司实际上在偷换概念,把‘家庭教育指导师’异化成指导、陪伴孩子的‘住家教师’,这不符合家庭教育促进法及‘双减’政策的初衷,也是对雇主的不负责任。”梁小燕说。

      培训市场“证出多门”难鉴别

      “考证热”也伴随新职业而来。记者注意到,几乎所有家政公司都在宣传中强调,旗下的“家庭教育指导师”持有权威证书。但细究起来,这些证书五花八门,含金量存疑。

      “450万人才缺口”“年薪15万~50万”……顺着一条弹窗广告,记者联系到一家知名培训平台。据一位“王老师”介绍,该平台与某“国字头”职业技能鉴定中心合作,证书是“国家认证”“上岗必备”,班型分为两种,298元的录播课和4480元的保过班。

      当记者以家政工的身份咨询,并对通过率表示担忧时,“王老师”抓住话头展开攻势:“现在有政策红利,报考无门槛。如果9月这次考试不报名,下季度将限制学历,并增加面试,家政人员希望渺茫。”记者随后发现,同样是该鉴定中心颁发的证书,另一家机构却声称最近一次考试是在10月。

      实际上,2021年11月公布的新版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中,家庭教育指导师并不在列。人社部曾明确,目录之外一律不得许可和认定职业资格。中国国家人事人才培训网也曾发布公告称,其社会化培训项目颁发的证书,仅为培训经历证明,不具备评价功能。

      在某投诉平台上,关于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的投诉有500多条。一位务工者表示,自己应聘某家政公司的该职位,却被告知需“持证上岗”,随即缴纳6192元参加培训,后被告知考试未通过,需要再交一笔补考费。当她察觉被骗后,多次协商退费无果。

      梁小燕认为,作为新职业,家庭教育指导师的技能标准和评价体系尚待完善,且家政人员缺乏就业、薪酬方面的市场信号,一些不法分子瞄准劳动者渴望“一证傍身”的心理,利用信息差“割韭菜”。

      家政工“入行、考证需谨慎”

      “近年来,在个性化的市场需求下,家政行业的分工越来越细。除了传统家务之外,很多公司还涉猎家庭营养、家庭教育等领域。”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记者,在这种形势下,学习家庭教育指导的理念、方法,有益于家政工提升服务质量和自身竞争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替代家长进行家庭教育。

      “未来,这或许能成为家政工的一个发展方向,但不是主要发展方向。”梁小燕认为,指导家庭教育是一项高要求的教育行为,目前家政企业的平均发展水平难以与之匹配。

      熊丙奇表示,如果按照配备心理教师的标准来估算,我国对家庭教育指导师的需求量在十万级,而非培训机构所吹嘘的百万之巨。梁小燕建议,相关部门要从严设立培训机构的准入门槛,从公益性质、师资力量、授课内容、就业推荐等方面规范考证市场。

      对于家庭教育指导师等新职业,人社部近日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制定职业标准,对相关从业人员的职业活动内容和知识技能要求等作出明确规定。积极稳妥推行社会化评价,由经人社部门备案的用人单位和社会组织开展评价活动。

      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院院长吴莹向记者表示,在我国逐步建立由市场主导的社会第三方评价机构承担职业技能鉴定职能的职业技能等级制度的大背景下,一线家政员不能被新职业的远大“钱”景所迷惑,要弄清证书性质,核实发证单位资质,并结合自身发展方向考取相应证书:如家政服务员、育婴员和养老护理员等。

      原标题:

      一边是新职业的美好前景,一边是混乱的培训市场、模糊的服务定位——  “转正”的家庭教育指导师,是家政工的新赛道吗?

       

       

       

       

       

      网站无障碍
      日本人免费做的暖暖A片